Yoguri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yoi奥塔别克x尤里】只剩睡觉和等待01

ꇴ伪人兽paro
ꇴooc私设出没请注意
ꇴ活着就是为了搞事
ꇴ都不是人了还谈什么恋爱

他望着这个人沉重的侧影,好看的肌肉。脑子里跑着火车,仿佛此刻的七月盛夏在珠穆朗玛峰顶喝了三升可乐。
朋克式酸爽。
好像生活本该如此啊!尤里静静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
毕竟做猫只能做成这样了。

这件灵异的事情还要从上个月说起。
俄罗斯的偶像圈是世界有名的糟糕,许多肌肉男线上打着偶像云云的旗号,线下在酒吧里与小粉丝辣妹双向用料活泼地醉生梦死。但是按照经纪人雅科夫的话说,就是,“生猛也是美好的一种。”
话是这么说了,可是雅科夫手底下的艺人们,走的又都是小清新路线。有点搞不懂老头内心的真实想法。

“喂雅科夫。我说了我不接那种广告。”
“由得了你?臭小子马上给我从哈萨克斯坦回来!”
“喂喂喂,我才来几天啊!让我看完这场斑猫演出!”
“滚!”
尤里把手机扔到副驾助理怀里,两只手握住方向盘,
“去,应付老头,单手开车是会死的。”
助理哆哆嗦嗦地接过来,“喂…”
电话那头听见是助理,立刻按了狂躁按钮:“叫尤里接电话!!!”
助理只好扭头求助大boss,大boss本人嚼着口香糖,哼着70年代狂野奔放的英伦调子,正儿八经地飙车。
环形的路生生给他开成蛇形。
助理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脏,淡定地一划手机。

把电话挂了。

另一边尤里停下嘴里哼哼的调子,腾了个手,竖了半个歪歪斜斜的大拇指。
小助理瞬间惊慌失措差点大叫出声。
刚刚还说单手开车会死的是谁啊!
始作俑者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意思,反而把车速一再飙出小助理的理智范围。
啊真的没救了,这老司机。

本来这条路是不危险的,上下的行人很少。哈萨克斯坦境内多山丘,此刻的山也不高,只是一圈圈的盘山公路看起来不太稳固,杂草从水泥里钻出来,燃生某种冲破裂隙的冲动。
助理心有余悸地握住老板王字虎斑的手机壳,悄悄叹气——
当时为什么要跟出来啊…

“话说回来boss,你不接的是哪种广告?”
吊儿郎当的小金毛又伸手猛打方向盘,“哈?我干吗要和你讨论这种问题?”
小助理撇撇嘴,不说就不说啊,态度这么恶劣!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公司叫她跟一个艺人,脑子一热就选了尤里·普里塞提,这位老大毕竟也是盛世美颜,人称猫系妖精,谁知道是猫系神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说还好,尤里一想到那种广告内容就恨不得把雅科夫扔进马桶,简直不能更超出男人的极限。还说什么收入可观,他恨得不行。
于是这边是怒火滔天了,车速也上了一个奔向主宽广怀抱的阶级。
小助理终于没忍住:“老大!!你注意一点好吗!等一下一起去见主吗!”
可惜了,山上轰隆的风声和不成调子的英伦野歌实在太响,小助理这句话全当助兴。
于是悲剧毫无疑问要发生。
小助理悄悄伸手,划在尖锐鸣叫的挡风玻璃上——
“嘿等等,一只大…黄…猫…”
她发觉自己还没努力说出“在车子前面”这五个字,自家老大已经狂踩刹车猛打方向盘了。
我主,等我。

“唔…”

等尤里再次醒来的时候,终于发现自己真的犯了大事儿。四处是无边的荒野,连根草都没有,车就在自己眼前,坏成了破铜烂铁,待会儿还要拖车,拖了车还要赔租车公司。
啊当初应该听助理的。
他尝试着摸摸身上找找手机,但是意外地只摸到一片柔软的毛毛的东西,什么玩意儿?撞烂了?可是一点都不痛啊?
他猛然想起,出事的时候手机应该在助理那儿,不知道助理有没有事。
他连滚带爬地挪进车窗里,没等他开口,小助理的尖叫就提前响起来。
“啊!!!!!!”完了还不停大哭简直是人类凶器。
他暗暗好笑,好了这样不用害怕沙漠的野兽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要两个人好好盘算一下,于是他出声预备吓吓小助理:

“喵!”

不对!拿错剧本了吧!这谁啊!尤里觉得刚刚可能忘了落下来的九天雷劫现在终于现出原形了。
他小心翼翼试探着:
“喵…?”
他终于如梦初醒地拍了拍毛茸茸的脸。

我靠老子变成猫了!!????

小助理也刚刚从震惊当中转移出自己的理智,当然第一要义就是弄醒自己的老板。尤里的身体卡在座椅和安全气囊中间,本来也不高,这下看起来更娇小了。一只手被椅子和挂档器夹住,猩红的血迹格外刺眼。
小助理吓得一抖。
“Boss!老大!尤里!醒醒醒醒!出事了!”
可惜狂妄的小金毛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真的去了主那里。
小助理终于忍不住哭了,肩膀一耸一耸的把尤里看得也慌起来。
他费力蹦进窗口,伸手在小助理的肩膀上制造噪音——
喂喂!老子在这里!
于是小助理就看见了惊悚的一幕,一只硕大的黄猫拽着自己的膀子,呜理哇啦乱叫一通,满眼凶光,简直可怕。
“哎哟我的个妈!!”
接着小助理这个没脑子也反应过来了,这只大黄猫很可能就是这场命案的元凶。
她伸出罪恶的手,掐住黄毛脖颈上的一圈软毛,用劲一甩,甩飞进了黄沙里。
“滚!死猫!”

飞出去的尤里当然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一切的缘由,他也许只知道一件事:
这女人…手劲真大。

夜晚的哈萨克斯坦格外冷,沙里的松石子好像结了冰。尤里跌跌撞撞地用小肉垫在沙土上…“狂奔”。
小助理丢开他以后骂骂咧咧地打了电话,很快老头子就弄了医疗救护直升机来了,一群高个儿哈萨克斯坦混蛋把他的身体挪到了直升机上。那个软软的没有生气的身体。
本想进废弃的车里躲一晚,没想到破车掉下来的时候摔坏了空调,冷风吹得嗖嗖的简直不能更爽,他只好从里面滑出来,用不太熟悉的四肢爬来爬去。可是沙漠这么大,爬到哪里去啊。
幼小的尤里·普里塞提终于体会到了一种被猫支配的恐惧。
幸好不远处有点光亮,否则真的完蛋了。
他强硬地叹气,认命似的随便选了一家有灯光的小屋子,挪开窗子跳进去。不管怎么样,有人就不会饿着…对吧?


奥塔别克刚刚锁上门就感觉不对。
他已经很多天没回家了,家里的地毯怎么卷成了一团?还有厨房的窗户,只能用洞开来形容。
他在鞋架的鞋子和门的保险杠中间选了很久,终于拽起一把扫帚当作凶器。
他无声地从厨房紧张到阳台又从阳台挥着扫帚跑到厕所,什么也没有。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审判虚惊一场了,但是事实就是这么奇妙。
奥塔别克终于放下了胆子,准备开始收拾行李。

尤里猫也正刚刚从震惊当中飞回来。
“喵—————”

两个“人”同时炸了个爽。

——————————————————
灵感来自于辛波斯卡的诗《阁楼里等待的猫》
以及自传改编电影《the street cat called bob》
看心情更
老子就是这么酷
ooc严重…自己都看不下去系列
欢迎捉虫





评论(2)
热度(21)

© Yogu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