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uri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今剑·单人】一番寡言

ू今剑单人
ूooc出没注意
ू婶婶视角(全年龄)
ू没有刀片,只有摄影师的鸡腿

“我喜欢短点儿的故事。”
好吧。

我曾经对清光说,你看,这么多细细的灰尘,从刀尖上滑下来,居然没什么声音。
他笑,叫我没有心的主公。

有那么一小段的时间,我会感觉不到光阴流逝,在本丸,日子真慢。
我不止一次想到过去,我把他的发髻环起来。环到耳根,用红色的棉绸。从草席上拿起帽子,两只手捻着,在下巴和脖颈凹陷的交界打结,他这时会笑。
主公,真痒呢。
我把刀装放在他手心里,小孩子的手指真软,很少沟壑。我看见岩融牵着他,很怀疑,神明怎样把他送给我,送给一个粗枝大叶的我,这么玲珑,易碎的宝贝。
他跳起来的时候真像一只无忧的兔子,天狗的翅膀太重,不适合。谁给他挂上脚边的金环?这个人不是我,使我一度嫉妒。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大将,我甚至不好意思伸手去抱抱他,即便我清楚,他缺了这么一个契合的怀抱,缺了千年了。也许是因为我把他当做少年太久,忘了他心里的千秋万载,物换星移。
初次见面的时候,天气热,你们在万屋买冰吃,我在本丸看搞笑艺人的演出,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想笑,天边有紫色的云,气氛压抑得我几乎卧倒在榻榻米上。
抱歉,忘了,我本来就卧着。
北极贝是生来就这么滑嫩吗,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来着。清光火急火燎地告诉我,一把短刀煅出来了哦!真是好看!
我甚至懒得转头,短刀都是狗粮,甚至于清光你距离狗粮也不远。
清光没有再说什么,他把搞笑艺人的拙劣技术用遥控器封印了。
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清光那时候这样问我,您召唤了我们不就是为了大义?
错了错了,我把碎发丢进一旁的洗衣篓子,我只是想达到我的虚荣。
虚荣?
可怜的清光,还不懂吧。
不过我还是准备去见见这位美男子短刀。我没有打算好好对待他,没什么原因,只是缺少饲养的耐心。仔细想来,从但这个到这个本丸开始至今,除了内侍,我没和任何一把刀说过话。傲慢也好虚荣最好,只是不想承认相应的责任。
可是他像一株任性的蝴蝶兰。闯到这里来撒野。
他拽着衣角,如果我乖乖听话,你会陪我玩吗?
奇怪,没有那句“我厉害吗?”
他反倒可怜兮兮的,帽子戴得歪歪的,像某种愣愣的小动物。过去无数把他,在某个不珍重的时刻,放进烈火的烤制。怎样的刀会遇见我这样的主公也没有退缩,我又是何德何能…

我对清光说,断刀会断掉刀尖的灰尘吗?
他把指甲油放在桌面上,您要吹,吹掉它们。
可惜我没法儿给你吹吹痛痛飞走了。你张开天狗乌黑的翅膀,自己离开。
哇主公!这回是玩具吗?
不是什么假的,是真的哦,
你还会这么喜欢“主公”吗?
所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考虑好了再告诉对方答案怎么样?

“没了?”本丸的各位从万屋买冰回来,挤在我屋里看搞笑艺人。明明不好笑,可是我笑的哭出来,笑得我自己也失去判断能力。
“没了,就这么多,并非冗长的故事。”
“清光和您还发生过这样的对话!是刚刚建立本丸的时候吗?”
“我还没有见过今剑!”
“主公会把我一起折断吗?短刀也很有用处!”
好好,你们真聒噪。
知道吗,还有半小时,我等的主人公会出来,

群鸦尖叫着乱舞,紫色的云雾奔袭。
那时候我也许要发现
我也没有这么这么喜欢你。

————————————————
其实是两年坑低好好认识了一下今剑,
觉得以前不认真地对待短刀们很愧疚
好难过
顺便私心瞎写写,真没救了
单纯对小天使无尽关爱max


评论
热度(10)

© Yogu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