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uri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冲神】线

๑现代paro
金发梗来自于神乐自述
ooc慎

1
“神乐?起得很早啊!”
“喔!笨蛋猩猩,早啊。”
警视厅的各位在恍惚中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头灿烂的金橘色头发的神乐小姐,正在抢夺局长手里的草莓味大福。
——局长快吃,等下坂田先生也会到啊!
“对近江富有粗森么四嘛?”神乐看了看手上的粉红色馅料,悄悄抹在近藤的衣角上。
近藤摇头:“江户倒是很平安的,” 他面露难色,说着长舒了一口气,“我的爱情非常危险…”
“笨蛋的脑子只想着这些成人的龌龊世界吗?”
“现在变聪明的唯一方式就是放下我的大福。”
像仓鼠一样正在辛苦腮帮的神乐小姐突然顿住,而后艰难地打开嘴;
“嘁!”
近藤四处看看,悄悄曲起食指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要说有事的话,也不是没有,你过来听。”
“…你这样好恶心阿鲁。”
至于究竟有没有事神乐是不担心的,近藤这帮人虽然作为人类有点不称职,但是作为警察还是很不错的。江户不是个干净的地方,不过她自认为自己的生活,还算光明。
“福田町的舞厅里,有个富原今子小姐你知道吗?”
还说不是肮脏的成人。
“舞厅那种地方我怎么可能去过阿鲁!”
“不你听我说,这个富原小姐……”
陆陆续续来了许多队员,皆是满脸疲惫地向局长打招呼,近藤突然停下,“哎呀哎呀事情真的太多了,大家都累坏了,神乐你先去接待室等会儿吧!”
“可是刚刚你说没事…”
等到再睁眼的时候,大猩猩已经换成美貌的接待姐姐了。

“什么事啊猩猩。”
“喂等等好歹我也是局长吧!叫谁猩猩呢总悟!”啊这帮小崽子一个样。
“哦哦局长猩猩先生,什么事,我还要回去睡觉。”
近藤伸手,示意总悟把门掩上。
两人先是闲聊一阵,一直没有扯到重点。
“说吧近藤局长,到底是什么事。”
“咳。来的时候看到那个金橘色头发的小孩没有。”
总悟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在和局长说话,看到自己来了以后,局长就把人支走了。
“看到了。”
近藤面露疲惫:“那是新来的线人。年纪不大,和你差不多,移动的凶器啊。”说着抹了把脸,“不知道坂田怎么收的。”
近藤看起来像陷入了回忆。
“当时我看见她和阿妙小姐携手走在街上,我还以为,她们都是温柔和善的人…”
总悟赶紧用笔在桌上戳戳:“重点重点啊局长!”
“最近福田不是出事了?我打算让你们俩搭档调查。”
“不去。”
“啊!好歹是我带大了你!不要那么绝情!”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
近藤道:“好吧确实不是我带大的你。”
总悟嘴角爬上了一丝看不清的微笑,“走了,局长。”回头又捎带一句,“找土方混蛋不行吗?”
近藤:“杀人杀傻了?十四在和坂田出任务啊。不过你先别急,看看这个。”
照片上浅色头发的女人笑得温和,手上捧着勿忘我,小小的一束。穿着深绀色的浴衣,背后灯火干净,看样子是庙会。
乍一看没这么特别,但仔细看非常像一个人。
三叶。
“唔,这个是福田事件的主角?”
近藤难得严肃:“太像了。”本以为总悟会有点反应,没想到却是没什么动静,不过这种寂静是更痛苦的持续。
总悟抬头,深深看了近藤一眼,说不清楚是什么眼神。近藤看得出来,不解多过了痛苦,倒不是不解于陌生人长得像姐姐这件事本身,而是局里一众把这种任务托付给他的意图。当然并不代表总悟是个冷血过头的人,但至于他是什么人,也许只有已故的三叶知道。
“好吧。”
“你答应了?啊呀阿妙小姐电话来了等等……”
冲田姓男子明显露出了不耐烦:“醒醒吧局长,别活在幻想里了,”同时把手机向后一甩,应声而碎,“志村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那也不要砸手机!!!!!!一个月的工资啊……”
而后,跪地痛哭的娇羞大汉微笑了:“还是很急躁啊总悟!”
“好吧,我需要做什么。”
近藤又放了一张照片在桌角上,“这是线人,万事屋的神乐。”
总悟看也不看道:“太小,换人。”

“你先不要急。”
“不行。”

“总之…等会儿我叫总悟进来。你先看看资料。”
——猩猩先生看起来很无奈啊。
神乐异常痛苦地翻开了桌上的资料袋。
富原今子,26岁,原为歌舞伎,现为福田町舞酒居女招待,时常陪舞,曾有过两次婚姻,都因对方出轨而告终。第一任丈夫川崎泽在2012年10月13日因工作压力原因卧轨自杀,此事登上过当地头条。第二任丈夫木之本熏于2014年3月中旬和富原离婚,出轨对象是富原的同事,花园玲美。同样,于2015年9月8日死于家中,死因为突发脑溢血。值得一提的是,两任丈夫都是作家。
这是什么,这个富原,是受害者吧。
神乐楞楞地看着照片上的温柔女性,事实上这种女性是她内心最喜爱的那种,很美。她想不出任何犯罪的理由。
档案的左下角粘着一张丑炸了的亮粉色便利贴,上面写着:2015.07.福田银行事件。

“啊神乐,有在认真看资料啊。”
近藤从左侧的小门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个人。
“介绍一下,这是冲田总悟,刑侦一队队长。”
神乐盯了会儿,和这个富原今子好像!
“哟,”对方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没想到还是个小学生,近藤局长,你用童工啊。”
“你说谁小学生阿鲁!死白痴!”
近藤:“不要这样好吗!成熟一点好吗!”
等两个人安分下来,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从今以后就是搭档了,再吵架的话阿爸会伤心的!”
神乐正在抓着杯子狂饮,听不太清近藤的话:“所以,我要做什么。”
“福田的居民举报,也许富原的丈夫接连死亡不是意外,而是富原的蓄意谋杀。”
“你们警视厅的人天天无所事事,不会是假情报吧,”神乐把被子扣在桌上,发出一声不算小的闷响,“我说,居民举报你们就当真么。”
近藤摇头,示意她把亮粉色便利贴拿给他。
“这是个小证据:2015年7月15日,变态杀人团'零'袭击了福田银行,当时在福田银行的人几乎全部遇难。”
“几乎?”
“对,除了富原今子。我们怀疑她当时和匪徒交流,有伙同犯罪嫌疑。”
总悟也回头拿下了眼罩,“她当时在做什么?”
右侧的大门口又进来个人,一脸怔愣的样子。
“山崎来得正好,给你们看看录像带就明白了。”
随着u盘插入电脑的滴声,一段影像出现。
画面极为血腥,尸体七横八竖地倒在地上。画面里有两个人正在动,两个女人,一个隐约可以看出是富原今子,另一个身份不明确,杀人犯三人拿着一把太刀站在一旁。
神乐按下了暂停键:“这个女的哪位啊?”
山崎凑近了,“哦,这个是最后一个受害者,间叶友小姐。我记得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伤口非常惊人,从胸腔撕裂到腹部,内脏几乎没有一块完好。”
近藤示意山崎继续放。
画面上的劫匪甲两只手分别抓起了间叶和富原,此时间并没有什么异常。富原的态度更激动一些,肩膀剧烈的颤动,大概是在哭叫。然而间叶则比较冷静,背对镜头看不清面目,似乎在和劫匪讲条件。
“不能看看嘴型吗?”
山崎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一眼,“神乐小姐,这个分辨率,不能吧。”
突然画面有了异况,间叶被放在一边,劫匪对着富原说了几句。
总悟立即按住鼠标:“等等,倒回去,他们交接了东西。”
后退了几毫秒,确实在两人中间出现了肉色模糊影子。
山崎:“照这个走向…劫匪把东西放进了富原的…衣领?”
实在是很令人惊讶的地方。
接着就是并不意外的画面,间叶友被粗暴地割开喉管,然后是胸膛。

“所以,警视厅还是太垃圾了阿鲁。”
灿烂的神乐小姐嘴里还嚼着醋昆布,两只脚都搭在桌子上:“这个案子都过去这么久了才看出来有交接东西吗?”
“这…当时是副长审的富原今子,”山崎把u盘拿出来,“他…什么也没说。”
近藤悄悄想。废话富原今子那么像三叶,审她怎么可能,当时审讯组就是放水了吧喂。
总悟:“小学生和我潜伏?”
近藤把一张纸推到神乐面前。
“不不,“他指指神了,“你潜伏,”又把头转向总悟,“他掩护。”
计划大体是,神乐伪装成梦想学习舞艺的高中生,混进富原今子家中,由冲田伪装成神乐的同学,与其进行接应。
目标是放进富原衣领的物件以及他们传递的话。不管是帮富原洗脱罪名也好,坐实罪名也好,警局的工作是追求真相。
总悟把手放进腰后的袋子,很麻溜地拿了警官证,扣在神乐面前。

接着凑近神乐的耳朵:
“今后你得听警察哥哥的,神乐同学。”
对方的目光像要杀人。
不过他头次觉得,挺有趣的。

---
万分可惜的是,我把搞笑作品写成了正剧(崩溃
人物有ooc慎重
谢抓虫。我本人也不太懂刑侦233
背景是2017年的当前,现代警局设定,其他的都和原作尽量保持一致
可能会出现少量土银土
我什么都吃的

评论(5)
热度(17)

© Yogu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