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uri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今天的瞎涂

写在前面:
我不是非常正式地在编排文字。以至于没满意过。
以前对“她(他)”式文章很抗拒甚至恶心,等自己写出来的时候还是会恶心。
浴室是冥想地,谢谢排风扇使我清醒。


她把水龙头关掉,外边还是很嘈杂。她觉得自己很安静。
低头的时候瞥见身上极为明显的抓痕,边缘是浅肉色,里头透出玫红色的损伤皮肤,软组织叫嚣着酥麻感。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抓的,洗澡的时候往往关心的不是洗澡本身。
企图把湿头发挤干的时候,猛然发现因为偷懒,已经是第二天没洗头了。
打算走了,叮铃哐啷地倒干篮子里的水。

从脚边泄出来一弯浅棕色的小溪,大概是对面的隔间里有人在洗什么东西,灰暗的颜色和浴室白炽灯黄色的晕影叠在一起,她悄悄碰了碰脖子上的抓痕。
像血渍...

被幼儿园未毕业的孩子惊到
救救孩子吧
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想计较了
已举报。

啊真的好看。
眼珠and毛:dolly planet
为什么每次红心的都是营销号啊……
搞得人非常挫败!

一点。

很久没写东西了莫名其妙地很激动。
今天看了蝉丸的视频,一来是惊讶于这位高中就发美妆视频的女士的勇气。二来就是,她那个时候和我同在上高中这个事儿我是今天才知道。
我是个很难有长期目标的人,记得高三的时候老师指挥我谈谈将来人生的规划,我只说了:考上大学,然后考研。当时那位我心中非常敬重的语文老师惊讶的表情现在还能完整地回想起来,而后他又问:没了吗?
我说:没了。
大概是气氛很尴尬了于是他又问:有更具体的吗,比如什么专业?
我当时真的是如实回答了:没有对专业的规划,没什么特别不喜欢的,分数到了什么专业,就什么专业吧。
我以为我长期以来塑造的形象挺不活泼的,结果还是没有忽略他眼睛里的一点点失望。
啊,他也许在想,我...

想赠给你黑暗里所有的光影

在学校的标本馆里

没睡着。
要猝死

一点还算满意的东西

1 / 8

© Yogu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