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uri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冲神】线

๑现代paro
金发梗来自于神乐自述
ooc慎

1
“神乐?起得很早啊!”
“喔!笨蛋猩猩,早啊。”
警视厅的各位在恍惚中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头灿烂的金橘色头发的神乐小姐,正在抢夺局长手里的草莓味大福。
——局长快吃,等下坂田先生也会到啊!
“对近江富有粗森么四嘛?”神乐看了看手上的粉红色馅料,悄悄抹在近藤的衣角上。
近藤摇头:“江户倒是很平安的,” 他面露难色,说着长舒了一口气,“我的爱情非常危险…”
“笨蛋的脑子只想着这些成人的龌龊世界吗?”
“现在变聪明的唯一方式就是放下我的大福。”
像仓鼠一样正在辛苦腮帮的神乐小姐突然顿住,而后艰难地打开嘴;
“嘁!”
近藤四处看看,悄悄曲起食指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要说有事...

妈妈真是手巧…呀…

我没有标题我居然感到自豪

练笔
大半夜的气氛暧昧真好啊

酒很香。
我从吧台上顺了一瓶。虽然是顺,自然还是要付钱,不过不是我做东,说顺也不差。
我真的很乱。各种意义上。也许因为灯光太暗了,不过也不至于昏头昏脑。
不远处划拳的声音吵嚷。
酒杯从透明变成灰色,有什么人在我正对面坐下。个儿高,把灯光挡得严实。
我勉强睁着眼睛,是他。
“是你,”左边的肌肉不听使唤,抖动着划拉了一个也许是笑的玩意儿,“不去那边坐?”
手里的酒杯被我强行举起,指向某个地方,暗棕色的液体往外泼洒。
他伸出手来一把接住,拽着我的手腕把酒杯摁在桌上。
“不能再喝了。”
又说:“他们聊女人,不懂,聊不动。”
粗糙而温和的手掌心。我感到吃惊的是,这个人眉眼逆着光居然这么柔和。
但是不知...

最近低压得非常凑巧
很多不妙的事情都出来了
lof没有熟人,可以随便发
《萌芽》上看到这段字,一下子呜哇就哭了
事后惊叹于人类的矫情
我们大家都在变
都还没开始准备
好好度过这一生
唉。
————
比起这个.uni球的按压黑笔很好用,朋友从很远的地方带过来,表面很幼稚,但是居然安心用了很久,换了7,8支笔芯。
只是没想到,笔芯居然会比笔贵吗=)
还是hello kitty得以抚慰我心
祝我生日快乐

【origin】褂子山-chapter3-4

一连几月过去,褂子山连气候都不曾变,阴雨缠缠绵绵,落在屋子檐上、瓦片沟沟里还好些,落在睫毛檐上、头发沟沟里就不舒服了。褂子山约莫就是这个原因才取的名儿,明明是夏初的季节,一山的人竟然是都穿上了厚褂子,冷意进了骨髓,没那么好消除了。湿哒哒的风吹在人脸上,那感觉好像油腻女子的细手倦倦的拂过,带着一阵咯咯的嬉笑,恍惚间就飘去了,飘进了褂子山的郁郁苍苍,看着有情,其实这样冷漠。

“不得了不得了,雨娲娘娘啊…”

张敏趴在地上,抖着抖着筛糠一样。

“舅母,人家那是女娲娘娘你可晓跌?”俞绣拿着白胶蘸着黄纸仍是一圈圈裹着《三国演义》,自从这书坏了以后就天天下雨,胶也是干不了。

“嗳小孩子,我们这...

【origin】褂子山-chapter1-2

·一个小小的原创,仍然在更新

·乡村爱情故事=)

·打个什么tag好呢愁死了


“五妞!哈楼嘁饭了!功课末了没?”

——勿令后人知吾葬处,恐为后人所发掘故也。

“可晓跌?舅母伯养你莫就是一口饭的事,仔细学…”

——嘱毕,长叹一声,气绝,操死矣。

   “功课莫是没得做?莫是又看闲书?要了命哟,你那窝恁娘喂,尽教些瓜事…”

——霸王降作儿女鸣,无可奈何中不平…

“啪!”

《三国演义》发黄扯旧的书皮摇摇欲坠,以最后一声合书巨响告结生命,娇弱地瘫倒在地,奈何做坏事的人无暇顾及,匆匆的竟一脚踏过去了...

小文字

“你知道为什么人们要互相亲吻嘴唇?”
“为什么不像这样?”
他把脸庞凑近我,像一只猫的磨蹭
“我想听见你。”
“或者手腕,这样。”
我们把腕像枯藤一样交织在一起
还有可爱的老虎纹身
他笑了
“哼哼。”

私心个奥尤的tag吧…真难受

“我很好,”他说,“很好。”

50000+小作文啊!

事实上
我记得有一句
【不要哭,这让人无法思考
哪儿的来着……

这句话,喜欢好久了!真激动w

手寫協會-LoH:

槭青:

鲁迅《热风》

因为很喜欢高光笔的手感于是买了黑卡纸!太!酷!炫!啦!x我真的一个浮夸的人x

1 / 6

© Yoguri | Powered by LOFTER